夏暗

卡鸣鹿鸣我鸣,欧美圈神夏组 EC 漫威

【卡鸣】情迷太阳海(A—1)

蟹老板:


CP:34岁军官卡×15岁贵族鸣

设定:鸣人是涡之国的贵族官宦子弟,卡卡西是火之国的上校军官,涡之国是火之国的附庸国,卡卡西被委派到那里随军队一起驻扎当地。火之国和涡之国的地理位置参考火影原著。

预警:各种Bug

提示:本文写作将分A面和B面,A面是常规的第三人称,B面是卡卡西和鸣人的第一人称。





 

part  1

 

卡卡西绕到军队驻扎基地的外围,找了棵粗壮的树干靠住,从裤兜里掏出打火机和烟盒,抽出一支点燃,是涡之国的自产烟,劲头太软,就连吐出来的烟气都是清清悠悠的,比不上火之国的那种,又浓又辣又猛。

 

抽烟于他而言并不是必须,他不像阿斯玛,一天不抽两包就浑身痒痒,他抽烟只为解个闷,所谓烟瘾是顺其自然产生的,神经习惯产物,但他并没想过戒烟,总归生活太无聊,乐子能有一个算一个。

 

涡之国是个小小的岛国,海鲜产量丰富,每天变着花样吃,可以一个月不带重复的。可无奈卡卡西海鲜过敏,一接触就在脸上长小疹子,所以每次他戴口罩的时候,不用猜也知道旗木上校肯定又误食海鲜了。

 

想躲也躲不过,海岛不就是这样吗?被茫茫无际的大洋环绕,海浪在边沿线上冲刷使沙子越来越细绵,海风裹挟着咸味潮气向陆地大团涌来,人们的脸上身上,每天都是水润润潮哒哒的,连行动都跟着受到阻滞变缓了,仿佛在表演慢镜头似的。卡卡西觉得自己受到了腐化,可能再过不久就彻底变蘑菇了。

 

他向上级递交了回火之国的申请,其实去哪儿无所谓,他只是不想再待在这个于他而言毫无乐趣的地方了,他不喜欢这里早晨的雾气弥漫,不喜欢中午的太阳火辣,不喜欢晚上的海风大作。

 

不喜欢的时候,所有的无关紧要都会变成讨厌的理由。

 

军队里的士兵,包括长官们,偷偷摸摸地聚众喝酒赌博出去找女人,卡卡西全都以一种置身事外的态度静静旁观,甚至连旁观都算不上。

 

他的内心跟着身体一起,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霉。

 

溜达了一会儿,听树上的鸟雀叽叽喳喳,撒泡尿,踩灭几个烟头,卡卡西系好棕色牛皮皮带整整军装领子回去了。驻军基地离海边有二十里远,从上空看整体图案像个半圆,大部分是营帐,供士兵生活起居,小部分是征用的当地住房。卡卡西作为上校,分到了一间正适合他的石屋,单身汉标配。

 

“你的靴……靴子脏了。”阿斯玛走出营帐,在背后叫住卡卡西,“说……说吧,去哪儿快活去了?打……打野战?”他勾住他的脖子,大力搂住,酒气全喷在了卡卡西脸上。

 

虽然极度嗜烟又没啥太大文化,但阿斯玛确实是一个踏实敦厚的军人,平时根本不会主动窥探别人的隐私,他这样反常的言行让卡卡西有点好奇。

 

“你身上酒气很重,被逮住会受罚的。”卡卡西避开了对于自己行踪的解释。

 

“嘿。”阿斯玛双颊泛红,重量都压在卡卡西肩膀上,“偶尔……偶尔也喝点嘛!你……你也……你也来。”

 

“嘛。”卡卡西叹口气,“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就直说吧。”他把阿斯玛的胳膊从自己肩膀上卸下来,用手搀住这位身形摇晃的好友,“只要别是让我帮你吃海鲜就行。”





 

part  2

 

“这样啊,那就多为旗木上校准备一些蔬菜跟面包吧。”波风水门在听阿斯玛说了卡卡西的忌口后,向下人吩咐道。

 

波风水门本是火之国派往涡之国的一任驻外官,他为人爽朗大气交友甚广,做事雷厉风行有条不紊,又跟涡之国唯一的贵族漩涡家的一位小姐有了恋情,后来索性就被任命为手握实权的涡之国总督。

 

前几日总督夫人漩涡玖辛奈和家庭教师夕日红以及众位侍女出海游玩,没想到有鲨群在近海出没,一个年纪小的姑娘受到惊吓不幸落水,刚好阿斯玛搭着一位渔民的船也在那片海域捕鱼玩乐。

 

这便结下了缘分。

 

阿斯玛对长相美艳的夕日红老师一见钟情。

 

玖辛奈为表答谢邀请阿斯玛来府中作客吃饭。

 

阿斯玛怕自己没文化被看低就带了卡卡西一同作陪。

 

一个铺了整洁白布的长桌,桌上摆了各式各样的海鲜大餐,左边依次坐了波风水门和漩涡玖辛奈,右边则坐了阿斯玛和卡卡西。

 

长桌末端还有两个正对着的空位,不知道是留给谁的,卡卡西盯着自己旁边的那副碗筷出神,对于摆在自己面前的蔬菜显得食欲不佳。他并不讨厌蔬菜,但是涡之国除了鱼肉几乎没有其他肉类,进口又不方便,所以他每天的食物都是蔬菜,偶尔吃个罐头都算开荤了,这样的日子,再怎样,都会腻烦吧。

 

这也是他想回火之国的原因之一,他已经好久好久没有真正享受过一顿饭了。

 

“下次信不信我揍翻你?把你打得爬不起来!”

“有本事你倒是揍翻我啊,怕你?!小弟弟。”

是男孩跟女孩的声音,激烈的争吵对峙。

卡卡西循声望去,门口走进一个黄发蓝眼的男孩和一个红发少女。

男孩穿着当地渔家小子才穿的白背心黑短裤,头发蓬乱炸飞,脸上还有几道胡须胎记,浑身脏兮兮的像个流浪儿,唯有那双眼睛,明亮异常,清透得就像蓝色碧海。

他皱起鼻子和眉毛,表情倔强,给这个小型宴客厅带进来一股浓烈的汗水气味,跟咸湿的海水不同,这是年轻男孩特有的体味,卡卡西忍不住多嗅了嗅。

他突然有点食欲了。

“鸣人,不要对你的香燐表姐这么无礼。”玖辛奈嘴上严厉训斥,但卡卡西看得出来,她并没有真得生气。

“你们两个冒失鬼,整天打打闹闹的成何体统,今天家里有客人没看见吗?”一向温和待人的水门摆出了一家之主的威严,主动介绍道,“这位是猿飞阿斯玛上校,这位是旗木卡卡西上校,还不快向两位长官行礼。”

“是。”

“是。”

叫香燐的红头发少女做了个贵族小姐式的半屈膝礼。

叫鸣人的男孩则站得笔挺挺地行了个不太标准的军礼。

众人哈哈笑了起来,笑声像一梭梭利箭把鸣人的羞耻心射成了一个筛子,他觉得自己又出了丑,顿时红了脸,一声不吭低着头坐到了卡卡西旁边。

卡卡西斜眼看向男孩通红的耳根,不知怎么,他觉得到目前为止,这顿饭才算可以吃得舒服点了。





part  3

鸣人的头发上挂了几根杂草,他一直低着头吃饭,像是陷入沉思一样,很少说话。

卡卡西注意到这男孩不怎么动蔬菜,至于鱼肉,更是碰都不碰。他只是把眼前盘子里的面包撕碎,扔到汤里搅拌搅拌,然后再端起来咕噜咕噜地喝进肚子里,如此循环。

男孩的皮肤呈蜜棕色,卡卡西猜测他原本的皮肤可能只是蜜黄色,像他的爸爸波风总督一样,只是因为长期在外面玩,被紫外线晒黑了。他的胳膊腿异常纤细,骨骼和青筋凸显出来,明明是贵族官员家的孩子,反倒像是营养不良导致了发育不全。

那边的波风水门和阿斯玛高谈阔论起火之国和涡之国的新闻旧事,玖辛奈则和香燐小声嘀咕些女子间的秘密,两头红色的长发交叠在一起,不时发出咯咯的笑声。

男孩像是被孤立了。

鸣人的眼睫毛随着他嘴里咀嚼的动作一闪一闪,卡卡西在嘴里塞了一口菜,侧目凝视,他觉得自己的心跳似乎也在趋向于那个闪动的频率。

卡卡西像是被带动了。

“嘛,正在长身体的男孩子应该多吃点肉跟蔬菜才行哦。”卡卡西忍不住低声搭话。

事实上他并不是那种好多管闲事的人,除了像阿斯玛这样的亲密老友,对于其他人,他都会保持一种特定的距离,无论是肢体上还是心灵上。而现在,他生出了一种想要和这个男孩多亲近亲近的念头,不是什么好事但也不坏,姑且算个乐子吧。

卡卡西任由这个念头生根发芽。

“嗯?”鸣人仰起头,眼神里流露出一丝茫然。

他显然没有想到旁边这个帅气又酷的军官会跟自己说话。今天上午他跟表姐香燐打架,又一次被对方揍倒在地,若是以前那个专职养猎犬家的小子犬冢牙也算了,毕竟人家比自己高壮,可表姐只是个女孩子,力气怎么也那么大,鸣人感到一种深深的挫败感,他在寻思着怎么扳回这一局。

卡卡西看着这张稚嫩青涩的脸仰起来,和他干瘦的身材不同,男孩的脸蛋肉鼓鼓的,脸颊两侧各有三道胡须胎记,被汤汁浸润的湿漉漉的嘴唇上还沾着面包屑。于是忍不住弯眼微笑,把话又重复了一遍,“男孩子应该吃点有营养的才会强壮起来哦。”

“噢……”鸣人眼神一滞,转而低头嘟囔了一句,端起盛菜的盘子往汤里拨拉了几苗蔬菜,然后不情不愿地送进嘴里。

他没有吃鱼,卡卡西心想,是因为海鲜过敏还是……单纯地嫌挑鱼刺麻烦?

卡卡西的注意力都在鸣人身上,没发觉玖辛奈往这边看了好几眼。

他还不知道他即将败给一位母亲的直觉。










注:

翻译进度很慢,我本身也不是英文专业,翻得时候很怕毁原作,所以战战兢兢,而且没有AO3账号,一直没要到授权。

所以我就自产粮了,希望大家喜欢。

“卡鸣卡”真得很有爱。

评论
热度 ( 40 )
  1. 夏暗蟹老板 转载了此文字

© 夏暗 | Powered by LOFTER